中文 / English
打假
当前位置:首页 > 电商平台 > 打假
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分分钟让你“原告变被告”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8-24

细心的你是否已经发现“知识产权保护”已经成为各大会议中国家主要领导人口中的高频词汇。不仅如此,近年来国家政策上的倾斜,司法实践中知识产权类案件的逐年增加也说明国家要开始对知识产权保护加码,对各种侵权行为施以重拳,同时在知识产权强保护的导向下,人们维权意识也在逐步增强。然而在实践中我们不仅要注重鼓励当事人依法积极维护其自身合法权益,同时也要注重遏制当事人不当的诉讼目的,规范当事人的诉讼行为。严厉打击当事人以获取非法或不正当利益为目的而故意提起的在法律上或事实上无依据的恶意诉讼。

恶意诉讼在法条中并没有明确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没有过错,但法律规定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可以确定恶意诉讼是一种侵权行为,因此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损害责任纠纷的本质为侵权诉讼。

那么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的构成要件及认定标准有哪些呢?

在北京远东水泥制品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远东公司)与北京四方如钢混凝土制品有限公司(简称四方公司)因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损害责任纠纷案中,四方公司拥有一项专利号为03105335.1号发明专利,其在随后的无效程序中主动放弃了涉案专利中的方法权利要求11-19。2015年4月,四方公司起诉远东公司称其侵犯了上述涉案专利权,后因故撤诉。2015年8月,远东公司以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为由将四方公司起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称四方公司故意隐瞒涉案专利被部分无效的事实,并在无效程序中主动放弃方法权利要求以及修改原产品权利要求的情况下,仍然以方法权利要求和原产品权利要求主张侵权,请求法院判决被告赔偿因其利用涉案专利恶意提起专利侵权诉讼而给原告造成的律师费等经济损失20万元。

本案法院最终认定四方公司在明知缺乏正当理由的情况下,仍然对远东公司恶意提起专利诉讼,致使远东公司在诉讼中遭受损失,判定四方公司赔偿远东公司5万元。[1]

在上述案件中,四方公司在另案中提起了专利侵权诉讼,后又撤诉;在主动放弃和修改部分权利要求后又以该部分权利要求向远东公司提起侵权诉讼,明知自身缺乏诉讼基础仍然提起诉讼,主观存在恶意;而远东公司也因应对该诉讼遭受损失。

由上述案件可以看出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至少应当满足以下构成要件:

1、一方当事人提起了知识产权诉讼(提出了某项请求,或者以提出某项请求相威胁);

2、提出请求的一方当事人具有主观上的恶意;

3、具有实际的损害后果;

4、提出请求的一方当事人提起知识产权诉讼的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2]

上述四个构成要件中最重要也是最难以界定的是提起诉讼的当事人(主要指专利权人)存在主观上的恶意。如前所述恶意诉讼实质上是侵权行为,对于一般侵权行为而言,如果行为人实施了过错行为,侵害了他人的民事权益,致使他人遭受损失,且过错行为与损失之间具备因果关系,行为人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即在法律无特别规定时,侵权责任以过错为一般归责原则。然而对于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侵害他人权益的,其侵权构成要件之一是当事人具有主观恶意,一般的过错并不足以构成恶意诉讼。因此对于此类案件对主观恶意的认定标准要高于对一般侵权行为中过错的认定标准,这就要求当事人在起诉时明知自己没有程序上的起诉权利或实体上胜诉的理由,却滥用诉讼权利追求获取不正当利益,也即当事人的主观过错应指故意或者其在主观状态上存在恶意。

恶意,客观上主要表现为当事人对提起的诉讼没有法律和事实依据,在此基础上还需要当事人明知此“恶意”,但由于当事人主观意图的判定具有不确定性,这就需要法院综合考量当事人是否享有合法权利,提起诉讼时是否具备一定的事实基础以及诉讼中的行为表现等诸多因素。

在青岛中兴达橡塑有限公司(简称中兴达公司)、胶州市金富元橡塑制品厂(简称金富元厂)因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损害责任纠纷案中,一审法院(青岛中院)根据已生效的(2015)郑知民初字第308号民事判决书认定的“李长焕的行为属于销售使用在先设计的产品的行为”等事实,足以推定中兴达公司主张的涉案外观设计专利属于现有设计(308号案件中李长焕销售的产品即为本案中金富元厂生产的涉案产品),认定中兴达公司已知晓涉案侵权产品系现有设计、不侵犯其专利权的事实。在此情况下,中兴达公司又对金富元厂提起侵权诉讼,依法构成侵权,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而在事实认定一致的情况下,二审法院认为在308号案件中,被告李长焕提出的现有设计文件与被控侵权产品之间确实存在区别设计特征,在这种情形下,中兴达公司坚持其关于二者不构成近似设计的观点,并积极寻求《外观设计专利权评估报告》有利于该公司观点的依据(308号案件后中兴达公司向国知局申请的《外观设计专利权评估报告》认定涉案专利无缺陷),其行为本身亦足以说明其青岛中院案件诉讼真意在于积极维权,而非损害金富元厂正当利益的滥用诉权,不存在主观恶意。[3]

上述案件在基本事实一致的前提下,两审法院对专利权人主观上是否存在恶意的认定完全不同,可见对于此类案件当事人具有主观上的恶意的认定存在一定的复杂性。

那么针对因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损害责任纠纷的案件中原告方如何证明被告方(专利权人)存在主观恶意呢?

一般而言,专利侵权案件中当事人提起诉讼时对是否享有权利基础是知晓的,倘若当事人在缺乏权利依据的情况下提起诉讼,此时可以认定具有主观上的恶意,反之,则不能认定为具有恶意。而通常情况下,专利侵权诉讼中起诉维权的主体系专利权人、获得专利独占、排他实施许可的被许可人,或经权利人明确授权的普通实施许可的被许可人。因此,当事人缺乏权利基础的情况主要有两种,一是涉案专利在侵权案件起诉时处于无效或部分无效状态,亦或相关权利要求已在无效程序中被修改;二是专利侵权案件的当事人并非涉案专利的权利人,常见情况为专利权人在提起诉讼前已将专利权转让他人而后又以专利权人的身份提起侵权之诉。

对于上述两种情况,原告方可以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上查询涉案专利的法律状态,比较容易举证,并且也很容易说明当事人提起诉讼时对于其是否享有权利基础是知晓的。但是存在以下几点情况需要特别注意:

第一,涉案专利在专利侵权案件起诉时正处在专利无效程序中,在此种情况下,不能以被告当时的专利已被他人提起无效宣告请求,权利状态不稳定,被告在专利尚有争议的情况下起诉具有主观恶意。因为,在此种情况下涉案专利尚处于有效状态,并且如果涉案专利是发明专利,而我国专利授权制度对于发明专利采取的是实质审查制度,一项获得授权的发明专利在授权之前已经经过了实质审查,可以认定为其具备较强的稳定性。而在专利授权之后,为了平衡专利权人和社会公众的利益,任何个人或组织均可以针对该专利提出无效宣告请求,这样的制度设计完全可能导致一项被授权的专利常年处于被请求宣告无效的状态,如果认为被请求宣告无效的专利的权利人在此状态中提起的专利侵权诉讼均为恶意诉讼,将使专利保护制度的效力被严重削弱。而且即使专利在后续被无效掉,如果此时专利权人主动申请撤诉,反而可以证明其在起诉时,主观上并无滥用诉权的恶意。

第二,在证明专利权人在提起侵权诉讼前已将专利权转让他人的情况下,仍需证明原专利权人转让权利后是否与新的权利人签订了实施许可合同。

第三,不能简单地以之前案件中被控侵权人提出了现有技术抗辩或者相关在先公开的专利技术资料的事实,就认定专利权人对其专利权是否有效有确定无疑的判断。在专利侵权诉讼中,专利技术特征的对比判断具有一定的专业性、复杂性,判断专利权人是否明知存在公知技术而申请专利、是否明知专利权无效而恶意进行诉讼,应该根据在具体案件中对方当事人提交的相关证据,进行个案审查。

综上,在因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损害责任纠纷案件中需要综合考虑提起专利侵权之诉的当事人的背景、具体行为及其相关请求等因素,来判定其是否具有主观上的恶意。因此,在知识产权类侵权案件中,我们在依法保护知识产权和保障当事人诉权的同时,还需注意防止权利人明显违背法律目的行使权利,不正当地损害竞争对手,妨碍公平竞争和扰乱市场秩序。

      
Copyright © 2005-2013 caasa.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反侵权假冒联盟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外贸安贞大楼C座711室 电话:010-84109061 传真:010-84109021 E-mail:caasa@caasa.org.cn
主办单位: 中国反侵权假冒创新战略联盟 指导单位:全国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