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联盟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联盟动态 > 联盟动态
【专题】巾帼建功系列之姜颖
来源:caasa  时间:2019-5-16


姜颖

北京互联网法院副院长

北京互联网法院成立于2018年9月9日,集中管辖北京市辖区内应当由基层人民法院受理的第一审特定类型互联网案件。法院内设立案庭、三个综合审判业务庭、执行局、审判管理办公室、政治处、综合办公室八个部门。法院将按照“网上案件网上审理”的基本思路,通过全流程一体化在线服务平台,实现案件起诉、调解、立案、送达、庭审、宣判、执行、上诉等诉讼环节的在线进行,切实做到高效便民,切实提高审判质效,从而推动我国科技强国战略的实施和网络空间治理的法治化进程。


CAASA:姜院长好,很高兴今天有机会参观了互联网法院,感觉很兴奋!互联网法院不同于传统法院,采用的是全流程网上审理模式,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互联网新科技与司法审判的深度共生,比如说线上提交立案申请、远程线上调解、裁判文书自动生成、远程电子签章等等举措,方便当事人,非常赞!我们知道您是一位遵循司法规律、勇于创新的非常优秀的知识产权法官,就您个人而言从知产法院来到了互联网法院,您的首要目标或者梦想是什么?比如互联网法院的审理范围是否有可能扩展到专利或者商标案件?

姜颖
虽然互联网法院的受案范围都是一样的,但北京作为文化和科技创新中心,互联网法院的案件类型是和北京的经济发展、行业特点密切相关的。目前从案体量上来说,从成立至今,半年多时间就受理15000多件案件。除了案件量大,案件复杂疑难程度也更高。比如像隐私数据保护等方面的问题,法律也没有特别明确的规定,是我们面临的一些新问题。知识产权方面的问题也很多,比如计算机软件智能生成文章是否侵犯著作权、图解电影是否侵权等,互联网领域的商业模式也在不断变化更新而衍生出很多新的问题。另外互联网法院对于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等新技术新模式的采用也可以说是日新月异的,互联网新技术不断运用到审判工作中,比如为了解决电子数据取证难、存证难、认定难的问题,我们建设了首个以互联网法院为中心的区块链“天平链”,目前在线采集数据超过385万条,跨链存证数据量已达上千万条。为了不断提高审判效率、降低维权成本,许多方面还是非常有挑战性的。从长远来看,涉及其他形式的知识产权案件也有可能被纳入互联网审理范围,因为科技本身是日新月异的,需要被保护的客体也会越来越广泛。

CAASA:互联网法院是一种创举,也是高科技与司法的一个完美结合,那么更加来势凶猛的人工智能对给立法和司法会带来哪些挑战?我们该如何应对?

姜颖
目前互联网法院虽然应用了一定的人工智能,但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还在不断的升级中。未来可能会有一个虚拟法官,可以通过软件来进行智能审判。可以想象如果我们的电子诉讼平台上有这样的虚拟法官,通过人工智能生成文书发送给双方当事人,如果双方当事人认可没有争议的话,就等于争议彻底解决了,法官的审判压力就可以更加减轻了。因为本来就是类型化案件,就省下了法官开庭、撰写判决的时间,所以人工智能对于提高审判效率大有意义。如果能达到这个程度的话,诉讼费还有可能进一步减免。这样当事人的维权成本可以有望不断降低、审判效率不断提高。

CAASA:根据2018年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关于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当事人提交的电子数据,通过电子签名、可信时间戳、哈希值校验、区块链等证据收集、固定和防篡改的技术手段或者通过电子取证存证平台认证,能够证明其真实性的,互联网法院应当确认”。毋庸置疑,使用区块链技术进行存证服务、协助电子诉讼平台自动进行证据匹配、保障线上诉讼平台当事人数据的安全性等有非常积极的作用,但这里面所采用的区块链技术是否被质疑过?“能够证明其真实性的”这个问题应该怎么理解?

姜颖
现在对区块链技术本身没有人质疑,大家还比较认可。互联网法院发起的区块链联盟的初衷是为互联网法院服务的,首先解决是法院自己的数据安全问题。后来有一些第三方应用机构和数据的对接机构比如说银行、公证处等也对接进来了,这有可能会方便后续我们能够直接对证据进行验证,可以提高法官的审判效率。但我们的区块链联盟“天平链”对第三方数据电子诉讼平台准入资质审核有非常严格的标准。现在正在探讨把鉴定的流程标准前置到证据接入的标准里,大幅度提高证据证明力,帮助法官解决电子证据的认定问题。
关于举证,目前如果当事人对证据有异议,可能还是要转到传统线下去审查,必要时还需要进行鉴定。所以互联网诉讼这种审判模式不能解决一切问题,这就是客观的。但是通常互联网法院审理范围内的案件是比较适合运用互联网审理模式的。比如说网络购物,从网购那一刻起,所有证据都是线上产生的,证据就在平台上,修改和篡改的可能性不大。所以我们发现一般当事人对于证据真实性问题提出争议的情况是很少的。

CAASA:我们反侵权假冒联盟有一个很独特的、也可以说是我们独创的“社会共治立体保护体系”,体系里包括司法、行政、电商、行业商协会、平台、企业、机构以及志愿者等,我们了解到互联网法院也在探索“互联网+社会治理”的纠纷解决模式,组建了由既具备互联网技术应用知识、又具备互联网法律知识的专业律师组成的诉前人民调解委员会,专门调解北京互联网法院管辖的网上争议,这方面的运行机制和效果能否麻烦您给介绍一下?


姜颖
我们现在对接了一些行业调解组织和平台调解组织。原则上在哪个平台上发生争议的优先由平台进行调解,平台因为对商户管理有自己的规则,调解工作比较顺利,基本上都能完成调解。北京市司法局对我们特别支持,选择了北京市年轻的、对互联网特别了解的几十个律师专门给我们成立了一个北京互联网法院人民调解委员会。目前调解成功率接近30%。调解组织在开展调解时,会涉及到前期的送达、争议焦点的归纳等方面的工作,所以即便是调解不成功,这些前期工作也是有效的,帮助法官减少一定的工作量。

CAASA: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从无到有,虽然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还是有很多方面,比如对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视程度、程序的公开透明、司法审判结果的统一性等尚未被国际社会所了解和认可,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中国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的现状好吗?

姜颖
首先,无论是从制度体系还是组织架构来看,中国对知识产权的保护都是足够重视的。自1993年起就在各地设立了知识产权审判法庭,那个时候的案件量还不大,设立专门的知产庭正是表明了中国对知识产权保护的高度重视。2014年,全国首家知识产权法院——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成立,后来又陆续在上海、广州成立了知识产权法院,这对于集中审理知识产权案件,统一司法尺度,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今年,最高人民法院设立知识产权法庭,审理全国专业技术性较强的知识产权上诉案件,更着眼于全国范围内法律适用标准的统一。这些探索和创新,表明了中国对知识产权保护的态度是非常明确而坚定的。

其次要肯定的是,中国现在知识产权审判是十分专业的。二十多年的时间里,我们从弱到强,培养了一批又一批能力强、经验丰富的法官,从组织架构、人员配置上来看法院的知产庭都是优配的,这样的队伍一定能够做好知识产权审判。。

目前在中国,案件的公开审判做得比很多发达国家都要好,对于互联网法院而言,公开案件的庭审是全部公开的,文书也全部公开,公众可以通过我们的电子诉讼平台随时随地观看、回看庭审直播,查看相关裁判文书。所以如果要说中国审判公开做得不好,我觉得评价毫无根据。媒体可以全程监督审判过程,案件从受理就会对外发布消息,媒体可以联系宣传部门旁听开庭和采访当事人。所以我们的公开透明做得是非常好的。

中国地域很大,司法不统一的原因有很多,但是国外没有看到中国进步的地方。可能对于同一个法律规定,基于法官的理解能力和认识高度可能会采用不同的裁判标准,出现裁判尺度不一样的情况是客观存在的。但是中国的最高法院司法解释通常会根据实际情况去解读,对于某些有争议的新型问题,也会有指导案例制度。虽然中国不是判例法国家,最高法院也会定期公布指导案例来指导基层法院统一司法审判尺度。所以对于司法统一的工作,中国司法是在不断进步的。

另一个层面,中国的专利法、商标法、著作权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都是在不断的修订,我觉得应该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修改得这么频繁。这些都可以看得出中国对于知识产权保护积极、审慎的态度。

从诉讼的便利性和经济性上来说,互联网法院的成立也正在逐步解决这些问题。比如原来当事人总是说维权成本高、举证难,而现在不用请律师,诉状能够自动生成,足不出户就可以打官司。原来存证难取证难,现在利用区块链,这些都不再是问题。

CAASA:我们本次采访的主题是“巾帼建功”,您作为一位非常优秀的、为中国的知识产权行业做出了巨大贡献的领头人,是我们女性知识产权从业者心目中的典范,同时又是可爱的小“鱼宝”的“鱼妈”,想借这个机会请您给我们的女性知识产权从业者分享一下您工作和生活的心得和感受。

姜颖
作为女性,如何去平衡家庭和工作,其实挺难的。只有通过多付出吧,才有可能达到自己满意的水准。但是进入了法官这个行业,办理的一些相关案件和经历的一些事情,发现这份工作可以规范行业发展,推动企业正视相关问题,同时从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影响中国的对外形象,那么再苦再累都是值得的。也是因为这份热爱,并愿意一直在这个领域付出,同时能给孩子做好榜样,成为孩子心目中的英雄,我觉得也十分骄傲。
以我母亲来说,我母亲是一个比较要强的人,印象中家中大小事务都是她在打理,是特别坚强,特别勤劳的一个人,对自己要求也特别高。所以我受她的影响特别多,言传身教吧,所以我对自己要求也比较高。因为她很不容易,所以从小我就觉得能不让她操心就不让她操心,能让她开心就让她开心,从上学到工作,其实我也没有想那么复杂,就是觉得只要能让妈妈高兴,就是值得的。对于母亲而言,我考试取得了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理想的大学、有一份理想的工作、工作中被授予锦旗,获得各种荣誉,她都觉得开心。前年母亲去世,收拾遗物的时候找到了一个盒子,打开一看里面全是关于我的媒体报道的杂志或报纸,都是我带回来给她看的,看完我就可能把这事儿忘记了,结果她看完全部都收藏起来了。所以,最初我努力学习、努力工作的动力就是我的母亲,她的微笑、赞许,让我觉得一切努力都很有意义。
后来从事知识产权方面的工作,我发现自己非常热爱这个领域,觉得很有价值。原来我的庭长,也是中国第一任知识产权法院的院长宿迟曾经说过“知识产权无小案”。当时我并不能深刻领会他的这句话,只是简单的认为办理好案件就可以了,但是办的案件多了,发现真的是“知识产权无小案”。尤其是我们审理的很多涉外案件,发现很多会直接影响到国家形象和国家对外经济交往。所以那个时候觉得这个工作太重要了,一定要做好。这份工作有责任、有压力,但是也更有成就感,因为你办理的案子能够规范行业发展,也能够影响企业的成败。
谈到孩子,很多问题导致我生孩子比较晚,生完孩子后,因为工作压力越来越大,案子越来越多,不可能放下工作专心带孩子,但是孩子是你生活的一部分,一定要做好妈妈的角色,因为我有一个好妈妈,所以我特别想给我的孩子做一个好榜样。有时候我会因为工作而忽略她,但是孩子却什么都懂,每次看见孩子用骄傲、崇敬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时候,就觉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有时候遇到困难,我也会产生怀疑、退缩的心理,比如刚到互联网法院时候其实很艰难,因为筹备工作特别繁忙,经常回家都见不到孩子,到家她睡着了,出门时她还在睡着。年底加班时压力特别大,回家时跟她说,妈妈想跟你聊聊,她对我说,妈妈你不要不高兴,你想想我们看过的两个动画片就不会不高兴了:《魔法精灵》告诉你,只要你心中有快乐,你就会快乐; 再想想《疯狂动物城》,只要坚持努力,就一定能获得成功。当时就想一个小孩子就能这样安慰自己,真的特别温暖。虽然可能常常因为工作顾不上她,但是孩子能理解和支持你,仍然以你为荣,就觉得自己还是个好妈妈,就是值得的。

互联网法院的参访和对姜颖副院长的采访恰逢第十九个知识产权周,一方面为互联网法院所采用的高科技、精细人性化高效的流程设计而惊叹而喜悦而兴奋,互联网法院的法官们在尚未完工、连食堂还没建好的简陋的环境中,默默为中国法制体系的革新进步而无怨无悔地耕耘。另一方面,更是被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的领军人,柔中带刚、充满人格魅力的姜颖副院长深深折服。姜颖副院长曾担任北京市一中院知识产权二庭庭长、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判一庭庭长,先后审理各类知识产权案件1800余件,其中没有先例可循、审理难度大、国内外关注度高的涉外案件400多起。还包括了“中国十大有影响力诉讼”——尼欧普兰客车外观设计侵权案、“北京市十大知识产权精品案”——“鸟巢”建筑作品案、“北京反垄断诉讼第一案”——百度案及“解百纳葡萄酒商标争议案”等重大疑难并在国内外产生广泛巨大影响、树立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的国际积极形象的案件。她为了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事业舍小家为大家,多年来不忘初心、毫不懈怠、辛勤耕耘。作为北京互联网法院的首批建设者和开拓者,她勇于面对全新的考验和挑战,致力为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

      
Copyright © 2005-2013 caasa.org.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反侵权假冒联盟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外贸安贞大楼C座711室 电话:010-84109061 传真:010-84109021 E-mail:caasa@caasa.org.cn
主办单位: 中国反侵权假冒创新战略联盟 指导单位:全国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